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与两个建筑师的悲剧

2月28号,一年一度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舞会Opernball 又要隆重拉开帷幕,这个与巴黎歌剧院,米兰斯卡拉歌剧院齐名的雄伟建筑再次成为欧洲媒体关注的焦点, 当美女帅哥,名流权贵翩翩起舞时,有谁还会想起这里曾经发生的建筑师人生悲剧。

1868年4月4号,56岁的建筑师凡. 德. 尼尔 ( Eduard van der Nuell 1812 – 1868 ) 在玛丽亚大街的建筑事务所自杀了,他的太太进去时,发现丈夫吊在里面工作室的门上。这个不幸的消息震惊了维也纳人,死者和另外一个建筑师西卡茨布格 ( August von Sicardsburg 1813 – 1868 ) 一起共同设计建造了指环路上这座崭新的皇家宫廷歌剧院Hofopernhaus , 它是现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Staatsoper 的前身。

当年茜茜公主夫君弗朗茨. 约瑟夫皇帝下令拆除了维也纳老城区的中世纪围墙,修建了豪华气派的指环路,皇家宫廷歌剧院是指环路上的第一座大型公共建筑。可是这两位建筑师的设计并没有得到维也纳人的欢心认可,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指责声,无法忍受的凡. 德. 尼尔走上了轻生的道路。两个月后,他的搭档建筑师西卡茨布格也不堪重负,忧郁去世。今天,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自豪地庆祝建立150周年,它成了维也纳建筑的标志和欧洲音乐界的向往之地,挑剔的维也纳人从不轻易说出赞美的言辞,好的艺术品永远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令人遗憾的是,这两位建筑师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皇家宫廷歌剧院还在修建时,维也纳人就开始骂起来了,挖苦羞辱两位建筑师,”西卡茨布格和凡. 德. 尼尔这俩人根本没有自己的风格品味,希腊式,哥特式,文艺复兴式,所有的东西都堆在上面! “ 这还没完,报纸上的评论说的更加难听, “ 这是建筑上的克尼格雷茨战役“。1866年7月3号,普鲁士军队在今天的捷克境内击败奥地利军队,奥军损失惨重,克尼格雷茨战役成了奥地利人的伤心记忆。在批评者的眼里,这个皇家宫廷歌剧院就是一个失败的建筑。皇帝弗朗茨. 约瑟夫也来添盐加醋,火上浇油,皇帝把它形容成是“ 沉没的箱子。”

150多年以前维也纳老城的地形和道路与现在完全不同,帝国交通部门的错误规划导致戒指路车道比预计高出1米,歌剧院就显得处在地下了。这不是两位建筑师的过失,他们对此无能为力,可是人们却把责任推到他们的身上,建筑师成了替罪羊。凡. 德. 尼尔经受不了闲言碎语的打击,百想不通,干脆一死了之。10周以后,西卡茨布格因为承受不了好友自杀的悲伤,心情很糟,原来已有的肺结核愈加严重,最后因心肌梗塞,倒在绘图桌上,两位建筑师可惜没能看到歌剧院竣工揭幕那一天的盛况。

凡. 德. 尼尔和西卡茨布格从前一起在维也纳美术学院学习建筑,毕业以后,彼此没有分离,私交很深,两人共用一个工作室。他们都曾当过维也纳美术学院的教授,凡. 德. 尼尔擅长建筑装饰,西卡茨布格负责施工技术部分。除了皇家歌剧院以外,两人还合作设计了维也纳军事博物馆的主体建筑,维也纳拉里施. 默尼希贵族宫殿Palais Larisch – Moennich , 他们对奥地利19世纪的建筑影响很大,凡. 德. 尼尔后来安葬在维也纳中央公墓。由于两人曾经住在一个公寓,不怀好意的人说他们是一对同性恋,甚至现在还有人在《维也纳同性恋观光手册》里提到他们设计的建筑。

凡. 德. 尼尔去世前一年结婚,他妻子玛丽亚发现丈夫尸体时,已经怀孕8个月了,他的家庭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从1861 年到1869年,皇家宫廷歌剧院修了8年, 1869年5月25号,在两位建筑师告别人间刚好一年之后,皇帝弗朗茨. 约瑟夫出席了皇家宫廷歌剧院的落成典礼,开幕式上演出了莫扎特的歌剧《唐. 乔凡尼》,弗朗茨. 约瑟夫一心想在维也纳修建一座崭新的,可以跳芭蕾舞的歌剧院,他的愿望终于得到实现,不过赞美皇帝丰功伟绩的首场演出变成了对这两位建筑师的崇敬怀念。

今天的指环路宽广平坦, 再也没有地面高低不平的现象,观众慢慢喜欢上了这座融合各种建筑风格的歌剧院。现在的人们难以理解,当初为何对建筑师发起如此激烈严厉的攻击。皇帝弗朗茨. 约瑟夫对建筑师的去世也大为震动,他尽量避免在公开场合表达对死者的个人看法,于是说了一番空洞无力的“这个歌剧院很美,我很高兴“的客套话,掩饰过去的尴尬言行。

哈布斯堡家族历来爱好音乐艺术,资助音乐家,建立剧场。皇帝莱奥波德一世( 1640- 1705 )自己谱写了230首曲子,玛丽亚. 特蕾西亚的儿子约瑟夫二世( 1741-1790 )和莫扎特是朋友,莫扎特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首演式在皇宫老剧场举行。

1810年以后,宫廷剧场迁到了维也纳老城步行街头上的克恩顿城门剧院Theater am Kaerntnertor。1869年新的皇家宫廷歌剧院建成后,为了不让挡道和与之竞争,只得在1870年将克恩顿城门剧院推倒。1876年Eduard Sacher 在这座剧院的地基上修建了酒店,取名歌剧院酒店。他的儿子Franz Sacher 发明了有名的萨赫蛋糕,很快将酒店名称改成萨赫酒店Hotel Sacher。马路对面就是歌剧院,酒店位置极佳,萨赫酒店从此成了音乐家,乐迷,权贵,名人首选的维也纳奢华酒店。

二战快要结束时,1945年3月12号,国家歌剧院遭到了美军飞机的轰炸,大部分建筑受到毁坏。有关部门曾经考虑将其夷为平地,换上新的建筑,甚至在那里建个停车场。所幸后来通过了修复保存的提议,这座承载维也纳历史的古建筑获得新生,重新焕发了昔日的光彩。1955年11 月5 号,国家歌剧院打开大门,迎接战后第一批观众,当晚演出的贝多芬歌剧《费德里奥》显示了维也纳人克服战争创伤,重建家园,迎接新时代到来的精神意志。从这天起,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称呼Wiener Staatsoper 正式使用。

19世纪,欧洲流行复古主义风潮,建筑师,画家,雕塑家以古希腊,古罗马艺术,文艺复兴风格为榜样,意图恢复和发扬古典文化。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沿袭了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建筑风格,正面外墙中央拱廊竖立着英雄,悲剧,幻想,喜剧,爱情5尊雕像,建筑两侧配有代表对立世界的喷泉雕塑,分别体现了音乐,舞蹈,欢乐,轻松和罗蕾莱,悲伤,爱情,复仇之意。屋顶上面有两个骑马人像,象征着和谐,诗艺。

走进前厅楼道,仿佛来到金碧辉煌的世界。与外墙一样,前厅楼道和一楼走廊,休息厅也没有遭到战火的破坏,保留了当时的原貌,实在幸运,这儿是国家歌剧院宝贵的精华部分。楼道墙上有这两位建筑师的纪念像,旁边是代表芭蕾舞和歌剧的浮雕,楼道上方可见花神天顶壁画。环绕楼道走廊的7位女性雕像是建筑,雕塑,诗歌,舞蹈,音乐,绘画,戏剧的化身 。奥地利浪漫主义画家施温特Moritz von Schwind ( 1804-1871 ) 在一楼内阳台的休息厅里,描绘了莫扎特歌剧《魔笛》的意境。经过皇帝弗朗茨. 约瑟夫当年在此喝茶休息过的沙龙,看到里面装饰依然金光闪烁,色彩如初,给人似乎皇帝刚刚离开这里的印象。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上演的节目以古典传统为主,有歌剧,交响乐,芭蕾舞。希特勒是个古典音乐迷,希特勒年青时在维也纳穷困潦倒期间,仍然在那里买了站票,看了上百场音乐演出。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与太多的音乐家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奥地利著名作曲家马勒(1860-1911) 曾是皇家宫廷歌剧院的指挥,音乐总监,剧院经理。理查. 施特劳斯,卡拉杨,小泽征尔,洛林.马泽尔,克劳迪奥. 阿巴多,里卡尔多. 穆蒂等音乐大师在此当过指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专用场地,维也纳爱乐乐团的成员从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乐团选拔产生。作为欧洲三大歌剧院之一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自建立以来,吸引了无数的指挥家,歌唱家,舞蹈家,乐团来此登台表演为荣,它那壮观夺目的建筑成了维也纳著名的景点。

经常有游客问,国家歌剧院的旁边为什么放着一个彩色的大兔子雕塑? 原来歌剧院的后面是阿尔贝蒂纳艺术博物馆,那里收藏有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绘画巨匠丢勒的世界名画原作《兔子》,许多艺术爱好者专门前去看那支世界上最有名的兔子。夜晚站在阿尔贝蒂纳博物馆前面的平台,观看下面的老城街道,明月高照,凉风习习,此时此刻,眼前灯火通明的国家歌剧院呈现的是全然不同的梦幻景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